今天上午,備受關註的呼格吉勒圖案公佈再審結果,內蒙古高院宣判呼格吉勒圖無罪。這起案件的複查用了9年的時間,曾引起多方質疑。
  今日,內蒙古高院副院長趙建平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回應,由於呼格案兩名當事人均已不在人世,原審證據先天不足,所以9年的複查時間中,法院一直在核查相關證據,為本次宣判提供充分的證據支持。
  對於該案宣判後的追責問題,趙建平表示,呼格案宣判後追責程序隨即啟動,追責將不存在選擇性追責的問題,依法依紀該追究誰就追究誰。
  9年複查一直在核實證據
  新京報:呼格案今日正式宣判呼格吉勒圖無罪。從2006年呼格家屬正式申訴,到今日宣判,為何複查和再審用了9年的時間?
  趙建平:這個案件事關兩條人命,全社會關註,我們必須審慎對待。另外,我們發現原審的證據存在先天不足問題,涉及到該案的兩位當事人均已不在,這給複查和再審工作帶來了非常大的難度。所以這9年時間里,我們一直在進行相關的調查。
  新京報:你的意思是複查的9年時間里,高院一直在做相關的調查?
  趙建平:是的。這9年來我們的工作一直沒有斷過,也正是因為這9年的調查工作,才能讓再審在25天的時間內結束。
  新京報:9年的複查過程中,調查都做了哪些工作?重點和難點分別是什麼?
  趙建平:複查中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當事人已經不在情況下對事實和證據進行重新確認和分析。我們對當時的證人逐一走訪,對案件當中的具體證據進行專業的咨詢,然後把這些證據彙總後逐項和呼格吉勒圖的供述進行比對,哪些相符,哪些不符,這些都為我們後期再審的定案提供了充分確實的依據。
  新京報:外界有人認為,9年之所以沒有結果是因為這個案件的複查存在相當大的阻力,你怎麼看?
  趙建平:那隻是外界的說法。我的瞭解是,無論是在法院內部還是法院外部,我們沒有任何阻力,只有壓力。壓力就是上面我所說的事關兩條人命、證據上的問題、呼格家屬的期待還有社會的關註。
  追責不存在選擇性追究問題
  新京報:新聞發言人在發佈會上將呼格吉勒圖案定性為冤錯案件。這個案件對於內蒙古法院帶來怎樣的教訓和啟示?
  趙建平:應該說這個案件發生的時間非常久遠,原來案件的審理確實有問題,這也與當時的辦案水平有一些關聯。不容否認,這個案件原來的審理帶來了嚴重的後果,我們要從中吸取深刻的教訓,避免類似案件出現。
  新京報:呼格案宣判無罪,隨後的追責程序已經啟動,這次是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領導,層級非常高,法院的追責已經展開了嗎?
  趙建平:只有在呼格案宣判無罪後,按照相關程序,追責程序才會啟動。對於法院系統來說,我們首先會對該案涉及到的法院人員進行調查,調查結束後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新京報:全部人員都要追究嗎?還是只對重點人員追究?
  趙建平:不存在選擇性追究的問題,我們會按照調查的程序,依法依紀該追究誰就追究誰。
  新京報記者 邢世偉
創作者介紹

墨爾本

ah03ahpi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